"广州工信" Android
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专题 > 广州制造业高质量发展 > 工作情况

2022年,广州5G产业盛况如何造就?

  • 发布日期: 2020-06-24 15:17:36 来源:南方日报
  • 浏览次数:
    -
    • 字号: 
    •  

  近日,广东省云计算应用协会、广东智慧城市产业技术创新联盟联合广州企业,在广州举行了一场5G+垂直行业应用技术推广会。会上,学界、业界、政界专家就政府如何开展5G在广州的落地应用畅所欲言、献计献策。

  广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发布的《广州市加快推进数字新基建发展三年行动计划(征求意见稿)(2020-2022 年) 》(下称《行动计划》)提到,2022年广州全市建成泛在、高性能、精益服务、低使用成本的新型基础设施,渗透于生产、生活、科技、智慧城市各领域。

  目前,这份文件的正式版即将出炉。广州建设数字新基建的策略、前景也再度成为各方瞩目的焦点。拥有良好产业基础的广州,将如何高效完成《行动计划》提及的发展目标?企业和政府又将在实践中扮演怎样的角色?

  通信行业柔性生产线。

  2022年建成5G基站8万座

  目标不难达成,关键在于运营

  广州全市2019年度共建成5G基站20246座(包含室分系统和共享站点,广州电信7386座、广州移动6048座、广州联通6812座),其中室外站点15969座(广州电信5548座、广州移动5600座、广州联通4821座;深圳室外站14810座),建成数量全省第一。

  《行动计划》指出,广州到2022年,要打造粤港澳大湾区信息基础设施领先城市。累计建成5G基站8万座,总投资超过300亿元,培育200家5G应用领域创新型企业。以广州2019年度的建设进度作为参照,实现这一目标并非难题。

  不少企业家表示,该目标的实现是可行的。他们同时提醒,建设数字新基建项目不是最终目的,关键在于建成后的运营,并由此给经济社会带来收益。

  京信通信研发实验室。

  “新基建虽是新进兴起的概念,但其基础经过多年积淀,已经成熟了。广州前期需要大量投入新基建,后续才能逐渐收回成本。”广电运通执行总经理陈建良认为,广州在布局新基建的时候,要事先做好运营方案、商业模式的考量。

  例如建成5G灯杆后,电信、移动、联通等通信运营商都要在灯杆上挂基站。但基站挂好之后,怎样收费、运营都有待运营商的规则制定;如果在灯杆上设置城市治理的智慧摄像头,相关费用也需有特定主体负责;若再在灯杆悬挂广告,设计费用亦需斟酌。陈建良谈到:“未来,5G灯杆或将成为智慧城市的综合性载体。运营管理十分重要。”

  “广州今年在新型基础设施基建的财政投入力度是全省最大的。足可见广州政府对该领域的重视。”广东省云计算应用协会、广东智慧城市产业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岳浩介绍,广州的数字、软件、信息等行业内部,近段时期组织的会议也多了起来。这些会议大多聚焦于产学研用的结合。

  岳浩认为,在5G通信设施完善的基础上,广州要将5G的落地应用快速跟上来。“国家建设一批基础设施和基站,如果应用跟不上来,那么政府的财政投资和产出就会不成比例。”岳浩说,5G行业To B端的技术方案探讨、推动,必不可少。

  2022年广州城区5G 网络连续覆盖

  建好室外基站,兼顾室内信号

  5G网络是加快推进广州市的数字新基建发展的核心基础。其中网络连续覆盖性能是5G网络关键性能指标,是衡量网络是否成熟的体验,为了实现这一目标,需加快推进基础网络和5G应用的有机融合,围绕政府数字新基建建设、产业生态建设深化合作,助推广州数字经济提质增效。

  《行动计划》提到,2022年,广州将成为辐射粤港澳大湾区的全国首批5G商用试点城市和综合型信息消费示范城市,城区5G网络连续覆盖,5G场景应用生态圈基本形成。

  “5G频段高,信号传播及穿透能力弱,其宏基站覆盖距离小。若2020年广州城区5G网络实现连续覆盖,需要考虑室外和室内覆盖。”京信通信系统(中国)有限公司中国区销售中心总经理邱彩霞表示,这需要灵活的室外站选址并采用新型室内覆盖方案。

  室外区域除了铁塔宏基站覆盖,还需要通过多功能杆塔(路灯杆、交通杆、电力杆塔等)作为站址进行室外增补覆盖。而室内5G信号深度覆盖,由于传统室分不支持高频率、多天线和智能化等要求,导致其应用受限。邱彩霞表示:“为有效解决上述难题可采用数字化室分方案,而5G小基站作为数字化室分的主流设备将快速发展。”

  业界认为,2019年就是中国的5G建设元年,2020年5G将切实实现商用。据业内统计,移动、联通、电信三大运营商今年在全国投建了55万个基站。广州到2022年建设的8万座基站,能够实现城区宏基站的连续覆盖。

  “今年上半年,三大运营商在广州主要致力于室外宏基站的建设,下半年开始就会涉及到5G建设的末梢——室内深度覆盖。”邱彩霞指出,目前,广州的室外已经有了无人驾驶等落地场景。然而,5G未来更多还是会用于室内场景。这正是以京信通信为代表的广州通信企业将会大有作为的地方。

  整体而言,2020年到2022年,广州的数字新基建前期发展更多还是在于运营商的建设,属于“To C”端业务。接下来,从2021年开始,则要面向行业之间的产业链整合,以打造端到端的解决方案,构建良好的生态链。

  2022年形成50个智能应用场景

  政府投资在前,产业应用在后

  今年5月,广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发布了《广东省“5G+工业互联网”应用示范园区试点方案(2020-2022年)》。京信通信5G+工业互联网应用示范园区(广州)跻身其中。那么,“5G+工业互联网”示范园区如何建设?

  邱彩霞介绍,5G+工业示范园区通过将5G技术与工业互联技术的结合,构建基于5G的云化视觉检测、云化移动机器人、远程AR指导、模组式移动产线等场景。京信“5G+工业互联网”示范园区将分三个阶段进行建设,现已完成了第一和第二阶段的建设,第三阶段预计今年9月份完成。

  “用两个字概括,就是‘应用’。”邱彩霞提到,这也是广州数字新基建发展的整体方向。《行动计划》提出,广州到2022年,要构建全球顶尖的智能化“创新型智慧城市”;形成全球跨界融合型“智造名城”。

  应用场景的打造并非易事。对此,陈建良坦言,广州之所以有魄力开展新基建建设,很大原因是该领域前期需要较大资金力度的投入,广州相对于其他大部分城市,财政实力更为雄厚,足以支撑起项目开工。

  承担新基建项目的企业则多以政府项目,或大型国有企业为主。业内人士指出,这与新基建的行业特性有关:“新基建的‘投资-收益’周期较长。政府和国企相对雄厚的财力,可以先把资金投入下去再慢慢回本;大多民企则禁不起长时间的资金外流。此外,政府可以投入较多研发资源,很多5G的辅助性技术,都能逐渐叠加,而这些都需要长时间的积累。”

  民企的作用则会在产业发展的后期体现出来。随着前期布局的逐步完善,在细分领域深耕的民营企业将发挥其优势,实现面向To B领域的应用。

  “前期,民营企业需要在政府的引导下,摸索出行业发展导向”邱彩霞表示,随着数字新基建布局的深入,企业将接过政府的“接力棒”,开始唱“主角戏”,面向行业、关联产业提供端到端的服务,从而形成规模化、可持续性的发展。

  记者:李鹏程